擦干眼泪,
跟孩子一起长大

——

扁鹊曾医治虢国太子,使之昏迷中苏醒。事后虢国国君再三向扁鹊道谢,扁鹊说:“我不是能起死回生,只是太子未曾真死,我才能救活他?!?

起死回生

马档

暖木屋国际托育中心创始人、京师大教育联合创始人、郑州FM93.1《亲亲宝贝》节目特邀常驻嘉宾

马档不会游泳。

她无暇去设想溺水窒息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单知道自己现在就像在无形的暴风浪中下沉,没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反而有更多的恶浪击打过来。低谷潮刚来的时候,打击一件接着一件,她不知道还要下落到哪里,也不知道低谷还能有多低——未知的恐惧让她只想到逃避。

对马档来说,当下正是她创业的最低谷,她用“摧残”二字回首自己至今的创业路。

早上才刚刚哭过,但一见到孩子们,她还是露出了尤为真诚灿烂的笑容。遗憾的是这种笑容并未长久,下一秒,她就不得不像换了个人一般,在电话里跟人气氛沉重地谈论工作了。

绝境中的人一般有两种心态,一种是认怂,一种是拼了。这两个选择她都试过,现在的她早已做好了煎熬的准备。她微微耸肩,似乎自己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马档在孩子一岁的时候毅然告别了一段失败的婚姻,独自带孩子后,渐渐发觉孩子有自闭症倾向,有教育背景的马档立刻重视起来。三岁看一生,她不希望自己的婚姻给孩子产生负面影响。也是以此为契机,马档逐渐对学前教育领域的专业知识有了更多的了解。现在,女儿的自闭症已经好了,但她的心中有了更多的呼吁。

保育员姜妈妈

姜妈妈已经做了十年的育婴师。

她笑着说,自己其实就是负责孩子的吃喝拉撒,她对孩子足够了解,也喜欢孩子,感觉带别人的孩子跟带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完全把它当工作。她希望孩子们能把这里当成另外一个家,把她当成第二个妈妈。

暖木屋刚刚完工,在等甲醛散味儿。

“你们看,这边是孩子们打卡签到的地方,必须要刷脸,防止陌生人来接……这里是绘本角落……还有这些玩具设施,我们做的都是0-3岁半的孩子嘛,这么大的孩子主要还是通过在玩儿中成长:像这些蜂巢钻洞、蹦蹦床、滑梯、海绵球都是非常安全的……玩过之后还要勤洗手,防止病菌侵入,所以每层都设了这样适合小朋友的洗手台。

不仅是洗手台、像门框、墙角,我们都会用棉花包好,防止孩子磕磕碰碰……大小班教室是分开的,男厕女厕也是分开的,让他们从小有性别意识……二楼有个很特别的镜屋,是为自闭症和多动症孩子准备的“秘密基地”……还有这些消毒空调机……这四周设的全面镜是为了方便360度看管到全部孩子……”姜妈妈讲起暖木屋的各个角落时如数家珍,眼神中充满慈爱。

她专程从老家来加入暖木屋:“马老师她们年轻人很有想法、也有干劲,我认为这个(暖木屋)前景还是非常好的?!彼缘眯判氖?。

暗夜点灯

北交大毕业后,马档便留校做了辅导员。后来回到家乡创业做中小学教育,2014年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正式开始接触婴幼儿教育。一路回首,她其实一直深耕在教育领域。

“暖木屋”是马档的第三家幼儿教育机构,是一家除早教外的全日制托育机构。2016年底的时候马档就有了独自创业的想法,先是找合伙人、接着是定核心团队,2017年下半年又紧跟着执行:做课程、找场地、招员工。一茬麻烦事儿接着一茬麻烦事儿。

托育这个词儿近来才在社会上频繁出现,有托儿所的功能却又区别于托儿所。不仅仅是帮忙照看孩子,更多的是帮助父母、协助父母为婴幼儿提供生活照顾、科学喂养、日?;疃?、游戏课程、亲子活动等服务。

马档曾在教育笔记中写道:教育的本质,不是把篮子装满,而是把灯点亮。教育的核心是爱,是不要求回报的——这句话被镌刻在暖木屋入口的墙上,用以不断提醒自己和同事、甚至孩子家长。

本想做一个点灯的人,却必须要行过一段暗夜,这让马档非常煎熬。好在女儿现在每天早上都会对她说一句:“妈妈每天要给自己一个微笑哦,妈妈加油,妈妈最棒!”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