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对小孟来说,搞文学其实跟做美食一样
都需要匠心精神
文学中的缝缝补补,正如灶火中的添油去醋一样
专注去做好一件事
好饭从来不怕晚

海鲜夜市
都市人的工作、娱乐时间延长,繁衍出繁盛的夜宵市场,尤其是昼长夜短的夏季。
较晚餐而言,夜宵多是不涨肚的足味儿小食,烧烤、串串、海鲜或小炒。成年人把酒言欢、放松心情、聚会看球,少不了夜宵的陪伴。想吃夜宵又怕发胖,海鲜是最好的选择。
中原人吃海鲜,很少念及原汁原味,大都是狠抓一把大料去腥,留其鲜嫩肉身,进行二次烹制。正常来讲,夜宵越夜越好吃。就着夜里本就酿好的浓稠情绪,嘬一口身披耀汁的小龙虾,再夹一筷子拌黑胡椒的生蚝粉丝,和冰镇爽啤顶配到位。
非常规提案
做就做点不一样的。
小孟说:“做得不好我就不做了?!贝磐槊堑闹室?,小孟第二天就把自己的想法呈现出来了——首先从食材上独特起来:平常的蛏子4厘米,他就找8厘米的卖;人家做象拔蚌,他们就做象拔仔;常规生蚝的吃法是放蒜蓉,他就试试胡椒酱、剁椒或姜蓉……

比起过度营销,小孟想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食物本身。

创意菜对食材和用料间碰撞出的新化学反应要求极高。如今,郑州海鲜市场上的品种已非常繁荣,但小孟依然会视品质买还是不买,如果今天这样食材不够新鲜,那就干脆不出。虽然这样的坚持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食材成本,但聪明的小孟还是会将最具性价比的美食精心排列组合后呈现给顾客。

“我们毕竟是做夜市排挡,不是做艺术品。最终还是要给人家吃、给朋友吃的?!痹诔9娌似酚氪匆獠似分?,小孟已经找到那个最好的平衡点。

作跟做饭对他来说都是足够迷人的事情,比如做饭:给四个人同样的食材、同样的烹饪方法、同样的厨具,最后做出来的味道却不一样。写作也是同样道理:大家都拿汉语说话,但被不同的人表达出来的故事却给人不一样的体会。所以他坚信,做饭跟写作都是同样具有灵性的事—而做美食就像是写文章。小孟是想写一篇好文章的,他愿意用自己的视角去寻找题材,并且不断修改,而不是人家写什么他就跟着照抄什么。

有小孟这样的朋友十足幸福,他会自动担起聚会中的大厨一角,做出来的口味从不叫人失望。有过几次开店经验的小孟,将“饭晚”作为一次诚意十足的美食派对,装潢不必费太多心思,而是简单粗暴、直男味儿十足。作为一处夜宵排挡,当然又敢下重口,就是为了好酒与好菜并行,刺激食客们麻木了一整天的味蕾。营业时间沉淀至三更半夜,更是为了让夏夜的“饭晚”与世界杯更配哟。

食物有足够自信的店家,才敢说出“酒香不怕巷子深”这种豪迈的话来,放在今天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则更具挑战。食客们七拐八拐、花费时间代价、出行代价去寻味,当然会对美食的要求高一些。做饭是门学问,开店更是门学问,好饭不怕晚,其实不仅仅是说给食客们听,也是说给小孟自己听。经营者与食客间以美食为媒介的社会互动,其实很需要一些“大器晚成”的谦虚心态,不断改进、不断磨合,才能真正做出“不负”的美食吧!

麻小的好吃不必多说,饭晚在色香味上都做到了,
虾尾同理,雷区排除,放心点。

名字略污但真怪不得别人,其实就是大象拔仔的幼
年时期,口味更脆嫩一些。别的地方还蛮少见的。

甜辣口掌握得恰到好处,蟹肉紧实,没有麻小那么
重口,女生吃刚好。

作为夜市排挡,当然也有酸辣面、炒馍等主食,烧
烤、毛豆等小菜,酒水管够,各色大花甲、大龙虾、
巨型虾尾、蛏子王、蚝王更是饭晚的精心主打,道
听途说不如眼见为实,各位可以亲自去店内试试看
哦!